天籟小說 > 修真小說 > 天下第九 > 第四八七章 農秀琪
    狄九捏著兩張皺巴巴的錢幣走向了東區。

    正如斐月嵐說的那樣,狄九一進入東區范圍,就明顯感受到了一種破敗。狄九特意尋找了一家外面看起來極為破舊的旅館,他打算住一晚上就走。

    天一亮他將離開戴呈市前往忘川山脈的忘川寺,忘川寺下面有他需要的東西,他一邊在忘川寺療傷,一邊收取輪回橋。

    旅館的名字很有個性,叫著路途旅館。

    狄九剛剛走到旅館門口,一人就急沖進來,若不是狄九反應極快,這人肯定會直接撞在狄九身上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啊。”這沖進來的是一個看起來已經是中年的女子,她倉促的對狄九說了一句后,就疾步走到了旅館的前臺。

    這女子的頭發看起來有些枯,很是隨意的系了一個結。臉上的灰塵很是明顯,衣角還帶著干涸了的血痕。在她的背后插著一柄彎刀。

    不過狄九很清楚,這女人易容了。她年齡并不大,甚至還很年輕。

    “幫我辦理一個單間,我住一晚上。”女子拿出一張證件遞給前臺的服務員。

    狄九看了一下,那證件并不是身份證。

    “三百七十,押金五百。”服務員的聲音很是單調。

    “給。”女子拿出幾張錢幣遞給了伙計,這伙計很快就幫她辦理了入住。

    她拿起門卡的同時,似乎想起了什么,回頭開始打量狄九。

    狄九的衣服看起來有些復古,渾身上下也都是干涸的血跡,臉上和手臂的傷口甚至還沒有徹底玉盒。

    事實上狄九的打扮并不算是多離奇,在地球上妖獸橫行的時候,很多武者都喜歡穿復古的衣服。

    狄九已經沒有了去辦理入住的心思了,他肯定斐月嵐也知道他一百塊錢是辦不到住宿的,這才不好意思多說,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這個旅館明顯是比較差的,一個比較差的旅館,一般的房間也要三百七,關鍵是還要五百塊錢的押金,他身上只有兩張皺巴巴的票子而已。況且,他身上什么證件都沒有。

    嘆了口氣,狄九轉身就走。他決定還是離開戴呈市,若是沒有辦法坐車,他就一路上走過去。

    他唯一不缺少的就是時間了,路上走多久,對他也沒有什么影響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……”讓狄九疑惑的是,他準備走的時候,那辦理好入住的中年女子居然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狄九回頭看著這女子,不解問道,“你找我?”

    “剛才差點撞到你,真是對不起了。”女子再次道歉了一句。

    狄九知道對方肯定不是為了這一句來的,若是道歉,剛才已經道歉過了。

    “沒什么,你也沒有撞到我。”狄九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女子微微一笑,露出和她面容外形不相稱的潔白牙齒,“剛才我看你似乎要住店,為何又不住了?”

    “我發現我的證件丟了,而且錢也不夠,所以只能不住店了。”狄九實話實說。

    “那你去什么地方?”女子驚異問道。

    狄九猶豫了一下問道,“我想要去南江省的洛津市,你知道這里有地方坐車嗎?坐車多少錢?”

    女子嘆息道,“洛津距離這里可不近,若是你連住店的錢都沒有話,去洛津的錢更是不夠。火車過去需要數千元,而且也要身份證件的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貴?”狄九暗道,當年他在地球的時候,從洛津到戴呈市的高鐵,尋常座位也不過是幾百塊錢而已。

    女子卻說道,“這個算是最便宜的了,這一路上有許多兇獸,火車行走起來也是需要專人看護的。”

    狄九有些皺眉,他實在是想不通,地球上為什么突然多了這么多的厲害野獸,甚至是妖獸。

    “你現在離開戴呈市很危險,到了晚上,戴呈市外面幾乎是無法活人的。若是你不介意,你和我住一個房間吧,我換一個大點的房間。”女子的話讓狄九有些驚訝。

    他和這個女子素不相識,對方為什么讓他住一個房間?

    狄九還在猶豫間,這女子已經在前臺換了一個大的套間,押金變成了一千,一晚上的價格也變成了七百三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們一起上去。”女子拿著房卡對狄九揚了揚,笑著說道。而那前臺的服務員就好像沒有看到一般,似乎這種事情太稀松平常。

    狄九略一猶豫就點了點頭,“那就多謝你了。”

    住在旅店里面,總比外面安全。至少他可以全身心的投入剝離體內涅槃毒道紋,而不需要分出任何心神去管別的事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女子辦理的套間并不大,不過的確是有兩個房間。

    狄九一跟著女子進入房間,這女子就將門鎖上,然后對狄九說道,“我叫農秀琪,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叫狄九。”狄九隨口說道。

    農秀琪顯然沒有聽說過這個名字,再次說道,“狄大哥,你的傷是在大半彎兇獸區受的嗎?我聽人說大半彎最近來了一頭妖獸,就算是玄級武者也被那妖獸殺了。你以后去大半彎兇獸區的話,一定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是我和你素不相識,你為何要幫我?”這句話才是狄九想要詢問的,他不大相信現在大家都這么好客了。隨隨便便就可以邀請一個陌生男子一起住嗎?

    農秀琪對狄九躬身一禮,這才說道,“之前我因為在戴呈市遇見了我害怕的人,所以才急匆匆的沖進了路途旅館。后來我想起當時我的速度,尋常人絕對是避不開的,就算是黃級巔峰強者也無法避開我那一撞。而狄大哥卻輕松避開了我那一撞,可見狄大哥至少是一個玄級武者……”

    農秀琪說完這句話后,自己也感覺到了不對。若狄九真的是和她猜測的那樣,是一個玄級強者,為什么會落魄到連住旅店的錢都沒有?

    狄九這才明白,為什么農秀琪要幫他了。一個農秀琪自己易容了,這個年齡加上看起來也一般,自己這個強者自然是看不上眼。第二就是農秀琪懷疑自己是一個玄級武者,對方想要向他求教一些武道問題。

    狄九只好說道,“我不是玄級武者。”

    農秀琪自己也反應過來,若狄九是玄級武者,絕對不會窮成這樣。狄九能避開她,很有可能是反應能力非常快,這或者是一種天賦罷了。

    見是對方誤會,狄九笑了笑站了起來,“看來你判斷錯誤了,既然如此……”

    沒等狄九將話說完,農秀琪就趕緊說道,“狄大哥,你現在出去也是危險,既然房間都訂好了,你就在這里住一晚上,明天再說出去的事情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了。”狄九點點頭,沒有再拒絕。

    狄九不是玄級武者,農秀琪的興趣一下大減,她回到自己的房間,將門鎖上就再也沒有了聲息。

    至于狄九從哪里來的,又到哪里去,她根本就不在意,也和她毫無關系了。

    狄九同樣回到房間,開始全力剝離體內的毒道紋。現在他沒有任何打攪,也是沒有了任何戒備,規則周天運轉起來后,狄九立即就感覺到了些許的不同。

    原本他的規則周天和毒道紋僅僅是相持,而現在他的規則周天已經可以慢慢的剝離入侵體內的毒道紋。果然是失之毫厘,謬以千里。只是因為去掉了些許的戒備而已,就有了質的改變。

    這讓狄九感謝起農秀琪來,他若是能在這個地方修煉個三天時間,他將可以動用部分神念了。

    狄九還沒有注意,八個小時就已經過去,狄九終于剝離了第一絲毒紋。他體內的毒紋千千萬萬,既然剝離了第一絲,那就意味著后面的事情對他來說再也不是絕望。

    “咔!”哪怕識海依然是處于裂痕狀態,狄九卻觸摸到了自己的識海,他的一絲神念滲透出來,方圓百米終于清晰起來。狄九驚喜不已,他以為三天的事情,僅僅用了幾個小時就辦到了。

    一名灰衣男子正從旅館背面一步跨上了三樓,然后再次來到了五樓,直奔他所在的房間而來。

    這絕對是一個地級強者,狄九微微一皺眉,他不認識什么強者啊?為何對方晚上要來對付他?

    很快狄九就反應過來,對方應該不是來對付他的,而是來對付農秀琪的。
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