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籟小說 > 修真小說 > 天下第九 > 第四四七章 落魄的丹會
    方費樓見狄九沒有要邀請自己的意思,只能向狄九告辭和殷無裳一起離開和平飯店。

    沉自舜跟著狄九一走進賓客室,就慚愧的說道,“狄丹師,我身為丹會副會主實在是丟人。明知道你被數名仙帝圍攻,也沒有能力為你說一句公道話。若不是你還有些本事,唉……”

    狄九微微一笑,拿出星空茶為沉自舜倒了一杯,“會主不用自責,當時的情況你的確是幫不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狄九感受到沉自舜的自責來自內心,這位丹會的副會主是真的為他擔憂。估計站在沉自舜的角度,除了拒絕來這里圍攻他,也找不到更好的方式抗議了。

    不要說沉自舜,就算是殷無裳,專程來這里求他幫忙的。在看見八名仙帝聯手的強大局面,不一樣不敢幫忙嗎。

    “狄丹師,你真是一個仙丹帝?”對沉自舜來說,狄九是不是原諒他其實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希望能將丹會的重任交給狄九。他自己實在是能力有限,說實力,一個仙帝四層還真算不上什么。說丹道,他也不過勉強是一個八級仙丹尊,成丹還并不是非常高。

    狄九認真答道,“我現在還不是仙丹帝,不過我相信很快就可以成為一個真正的仙丹帝。”

    得到狄九的確定答復,沉自舜激動的站了起來,“狄丹師,我希望你能成為丹會會主。我丹會這些年夾在縫隙中生存,實在是過的太艱難了些。”

    狄九疑惑的看著沉自舜,“沉會主你先坐下來,就算我成為了丹帝,我加入丹會也不過區區二十年而已。丹會底蘊深厚,我有什么資格成為會主?再說丹會原來的會主呢?”

    沉自舜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,這才說道,“我請你擔任丹會會主,其實就是為了原來的會主屈痕而來。”

    “屈會主怎么了?”狄九下意識的問了一句。

    沉自舜壓抑住自己的憤怒說道,“當年在幻彩仙陸,我丹會好生興旺,老會主穆斜空更是丹會最頂級的九品仙丹帝。那個時候丹會七品以上的仙丹王就有十多人,八品仙丹尊也有五六人。可是自從老會主莫名其妙隕落在月墟墳后,丹會就開始敗落下來……”

    “穆斜空前輩隕落在月墟墳?”狄九驚異的詢問了一句,穆斜空他是聽說過的,聲名赫赫的存在。很多丹道玉簡上,都提到過穆斜空。

    沉自舜點點頭,“我懷疑穆會主是被人暗算的,而且暗算他的人還暗算了穆會主的弟子,現任丹會的會主屈痕。”

    “是誰暗算的?”狄九凝聲問道。

    他雖然對丹會沒有什么深厚的感情,但好歹也是丹會的一員。再說他剛到大鼎自由仙城的時候,還借了丹會的名頭安穩了幾天。

    既然他弱的時候可以借助丹會,現在丹會想要借助他,那是情理之中。若是他可以幫忙,他會毫不猶豫的出手幫忙。

    “幻彩仙陸的第一強者,煌湖宮夜悕。”沉自舜一字一句的說道。

    夜悕?狄九對這個名字可是很熟悉的。他之所以不敢長時間留在亂則空間之中,就是擔心夜悕回去尋找他。

    “當年你應該是易容去拍賣會競拍了一枚時間晶石吧?你走了后,我懷疑夜悕也去追過你。只是夜悕是單獨行動,別人都不知道而已。”沉自舜解釋了一句。

    狄九抬手丟出一個水晶球,水晶球上出現一個高冠男子,“沉會主,此人是不是夜悕?”

    沉自舜立即點頭說道,“是,此人就是夜悕。”

    狄九收起水晶球對沉自舜點點頭,“沉會主,你說吧,我和此人也是有仇的。本來我以為他得知我出現在大鼎自由仙城會過來的,沒想到目前為止他都沒有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沉自舜說道,“只要你仙丹帝的名頭傳出去了,他遲早要來這里尋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狄九冷笑,“我就怕他不來。”

    沉自舜沒有懷疑狄九的話,八名仙帝十幾名仙尊來尋找狄九的麻煩,這種實力就算是夜悕也只能退后。而狄九不但是安然無恙,還將來尋找他麻煩的人斬殺了八成。

    他不會詢問狄九是如何辦到的,只要辦到了,這就是實力。

    沉自舜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緒,端起星空茶喝了一口,隨即談道,“好茶,十幾年前我就喝了一次星空茶,這簡直可以是一次問道的過程。那夜悕想要找你麻煩,估計有一大半是為了你這星空茶。

    當年屈痕會主剛剛晉級九品仙丹帝后,收到了夜悕的邀請。夜悕邀請他去煌湖宮做客論道,那個時候屈會主已經有了一些預感。但夜悕作為幻彩仙陸的第一強者,哪怕心里有些不好的預感,也還得過去。”

    嘆息一聲,沉自舜繼續說道,“屈會主臨走之前就和我說了,如果他沒有回來的話,就讓我將丹會搬到大鼎自由仙城來。”

    “結果屈痕會主沒有回來?”狄九震驚不已的問道,他之所以震驚,是因為屈痕去拜訪夜悕肯定是光明正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種情況下,夜悕敢讓屈痕失蹤,這要有多牛逼?好歹也是一個丹會的會主吧?若是夜悕敢這么做,那是犯了大忌啊,這和他的情況不同,他這種情況是別人要對付他。夜悕犯了這種大忌都沒什么事,那幻彩仙陸誰還敢對夜悕說半個不字?

    沉自舜沉重的點點頭,“是的,夜悕會主一去就沒有回來,然后我幻彩仙陸丹會忽然失火……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沉自舜都自嘲的笑了,“呵呵,突然失火啊。你見識過一群強者因為一場尋常的失火,大多死在其中了嗎?這不僅是笑話,還是一種諷刺。丹會失火后,丹會的護法長老死的死亡的亡。我當時不在丹會,得以茍延殘喘。我知道屈會主的預見是正確的,所以我毫不猶豫的將丹會搬到了大鼎自由仙城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種明白的事情,夜悕也敢做?他為什么要這樣做?”哪怕對丹會沒有什么歸屬感,狄九也覺得有些憤怒了。

    沉自舜眼里全是悲憤,“夜悕之所以敢做,而且做了之后還出來主持公道,說是一名強者放火燒了我們丹會,甚至還有影像水晶球。那影像水晶球中,那個強者正好燒我們丹會的時候,屈痕會主會來了,結果一場大戰……

    至于他為什么要滅掉我丹會,去幻彩仙陸看看第一丹樓仙煌丹樓就知道了。仙煌丹樓就是煌湖宮的產業,分部遍布整個幻彩仙陸。如果丹會不被滅掉,仙煌丹樓就根本沒有生存的土壤。丹會煉丹只是收取提成,煉丹提成最高不超過五成,大多是三成到四成。丹樓的價格都是極低,盡量滿足各種層次的修士需求。而仙煌丹樓的丹藥價格高昂無比,煉丹直接收取六成,除此之外,還需要一部分煉丹的額外費用。”

    狄九明白過來,難怪夜悕要滅掉丹會。不滅掉丹會,夜悕的丹樓根本就開不下去。

    沉自舜解釋道,“其實雷庭仙陸的丹會和我們情況差不多,只是滅掉雷庭仙陸丹會的是雷霆仙陸的雷陽門。雷霆仙陸的丹會被毀后,個別丹師來到大鼎自由仙城投奔了大鼎丹會。

    雷陽門雷韻商會在大鼎自由仙城就有店鋪,不但做仙丹生意,還做材料和法寶生意。當初雷陽門有一名仙王去轟你星空茶樓的禁制,就是解萬棱趕走的。我估計雷陽門也盯上了你,只是為何到現在沒有人找到你,我也有些疑惑。”

    狄九一抱拳說道,“沉會主,我明白了。我估計夜悕很快就會找到這里來,若是他聽說了大鼎仙城的事情不過來,我也會去找他一趟。現在我的息棧剛剛開啟,我打算閉關一段時間。至于丹會的會主,依然是屈痕會主。屈痕會主暫時沒有回來,等我出關后,你和我一起去煌湖宮拜訪一下這個第一強者夜悕。”

    收獲了不少東西,狄九繼續要閉關整理,然后提升一下自己的丹道,去岱和殿修煉一段時間。

    “多謝狄丹師。”聽到狄九的話,沉自舜激動的忽地站起,躬身一禮。

    (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,朋友們晚安!)
黑龙江p62走势图带连线